<track id="5dtrx"></track>

    <sub id="5dtrx"><delect id="5dtrx"><menuitem id="5dtrx"></menuitem></delect></sub>
    <ins id="5dtrx"><dfn id="5dtrx"><ruby id="5dtrx"></ruby></dfn></ins><i id="5dtrx"></i>
      <nobr id="5dtrx"></nobr>
      <video id="5dtrx"><thead id="5dtrx"></thead></video>
        <delect id="5dtrx"></delect>

        <ol id="5dtrx"><menuitem id="5dtrx"></menuitem></ol>
          <track id="5dtrx"><font id="5dtrx"></font></track>

            <pre id="5dtrx"></pre>

            <sub id="5dtrx"></sub>

            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娛樂星聞>看電視劇
            分享

            《人世間》導演李路:不完美才是人世間 完美了那是天堂

            2022開年大劇《人世間》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持續熱播,這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平民史詩在首輪播出當中,創下央視綜合頻道黃金檔電視劇近8年的收視新高?!睹鎸γ妗穼TL了《人世間》的導演兼總制片人李路。

            李路:拍得像紀錄片,是我們最高的褒獎

            2017年,著名作家梁曉聲的原著小說《人世間》出版,小說分上中下三卷,共計115萬字。三年籌備、一年拍攝制作,115萬字的小說轉換為58集的電視劇,《人世間》是一幅在五十年的時間跨度中徐徐展開的生活畫卷,普通人在時代洪流中的命運起伏,固然充滿張力,但要在細碎的生活和真實的情感中呈現這種張力,卻絕非易事。

            李路:可能看了這么多評論,最高評價就是說這部片子拍得像紀錄片,其實這是我們最高的褒獎,這種表演方式真實化了,看到里面的人物,看到這些服化道攝錄美,基本上都是往寫實了走,大家看就像是在生活周圍一樣。

            為了重現當年東北老工業城市的居民區,劇組在長春搭建了4萬平方米的景,光燈線就用了7萬米,搭景的燈足足裝了幾十輛超長箱車。地上的黑土,裝了幾十卡車,是特意借來的,用完了還要還回去。劇中的掛歷,家具、電風扇的價格、收音機的款式等等都是一再考證過的。梁曉聲在《人世間》拍攝期間,曾經三次到片場探班,多次淚灑片場。

            李路:我們一直想找實景,拆遷的,結果東三省找了一圈都沒有,所以就在進入冬天前幾個月在棚里搭這么一個景,這個也是挺難的。

            記者:完全還原真實嗎?

            李路:現在人太容易忘記了,20年前的事都已經忘記了,中國人三代記憶,爸爸爺爺就結束了,但我們寫了40多年將近50年的故事,這次的收看我覺得也是兩頭帶動,一頭是家里的老人看了之后讓子孫看,一頭是90和00后看完之后推薦給老人。

            戲里戲外

            《人世間》從第一集開始,演技就成了讓人無法忽視的亮點之一。選擇演員,李路的標準是“最合適,不計其他”。劇中有“四梁八柱”,“四梁”是周家三兄妹和周秉昆的妻子鄭娟,飾演者分別是辛柏青、宋佳、雷佳音和殷桃;“八柱”的演員薩日娜、張凱麗、丁勇岱、宋春麗、于震等。

            李路:我們每次選演員都是反復推演,就像作戰地圖上一樣,一個角色后面都貼了六七個人,備選的,這兩張臉在一起是什么感覺,一家人把他拼到一起看像不像一家人。

            記者:選誰最難?

            李路:沒有一個容易的,我首先要挑比較優秀的演員,另外一種要有一定解讀能力,自身要有一定素質,電視劇不是培訓班,沒有時間陪著你玩,每天要完成那么大的量,導演最多開拍之前跟你聊聊人物,聊聊我們希望得到一個走向的表演,但還是要靠自身的基本素質。

            記者:所有演員可能每個人都要是特別鮮明的,但是又放在生活當中,生活又是那么的樸實無華,怎么來平衡這種矛盾?

            李路:要有特色但不搶戲,我覺得每天大家功課做得足足地到現場來,都是要面要里的,都是不甘人下的。

            一百多個人物、50年時間跨度、時代變化的大開大闔、人物命運的起伏掙扎,對導演最大的挑戰是整合能力。很多劇中,李路的角色不只是導演,而是導演兼任制片人。

            李路:其實挺辛苦的,因為腦子還要切換,一會要省一會要花,一會要想著藝術方面晚上還要去簽單,一旦超支全是責任。

            記者:但這兩個擔子是您主動挑的,為什么非得這樣做?

            李路:我們到長白山拍,我們冬天第一站去的就是那,漫天大雪,到了春天、到了夏天可以去也可以不去,但我是制片人也是導演,很快決策再去一次,這種整合能力光是導演不行,肯定是導演和制片人統一一個人,才能迅速決策,迅速拍板。有一場戲,那個冬天的拍攝地叫老土嶺,我們的制片主任說沒有可能上去,因為到達那個山頂要二三十公里全是盤山道,那個是我跟整個攝制組較了把勁,白山市環衛局臨時給清的雪,就是清了雪之后車還得推上去,車太多了全部打滑。

            記者:就不在這又會有什么不一樣?

            李路:完全不一樣,那個雪地沒人走過,那制高點,天跟地的關系,上來你就不一樣。

            記者:其實這就是一個鏡頭或者是一組鏡頭。

            李路:你一點一點妥協就什么都沒有了,你必須一個接一個堅持才組成了最后你覺得能夠過關的質量。

            李路:不完美才是人世間,完美了那是天堂

            李路出生在吉林長春,在家鄉拍《人世間》實現了他的心愿,并將東北最美和最有特點的東西在《人世間》一一展現。在李路的作品中,無論《老大的幸?!贰蹲?8路車回家》,還是《人民的名義》《巡回檢察組》,主基調都是溫暖的,尤其是《人世間》。

            記者:有一個細節讓我想到了溫暖這個詞,鄭娟的弟弟眼睛看不見的小男孩始終在拿這個瓶底在看。

            李路:那是我加的。

            記者:一直在看為什么?

            李路:為了那一個鏡頭我們拍了好幾個月,因為那是在棚里拍的,沒有太陽,我們只要等到太陽出來,還得太陽的位置對,借一只手拍那個空鏡,等了好幾個月。

            記者:就不拍那個對著太陽這鏡頭就怎么了呢?

            李路:不行,那肯定不行,沒有主觀鏡頭,他一定要看到太陽的變化,而且那個瓶底子后來還丟了,我們重新再去磨了幾個瓶底子。

            記者:就是一個瓶底子您覺得怎么它就重要了?

            李路:太重要了,他完全看不見,但是他像看見了一樣,對一個盲人來講,那是他的希望。

            《人世間》從家庭延伸開來,鋪展到工廠社會,近半個世紀的歲月滄桑,描繪了社會嬗變的生活畫卷,傳遞出中國人的生存奮斗精神,堅韌不拔,生生不息。這是一部生活史,也是國家與社會的發展史。眾多觀眾通過這部劇回望了一段不該遺忘的歷史,重新記取了祖輩和父輩的奮斗歷程?!度耸篱g》播出期間,很多人給出的劇評是“這劇太好哭了”。

            李路:很多中國觀眾都能看到自己家人過去的一些影子,這才是真實的生活。

            記者:就是在講述我們的故事。

            李路:其實我們在宣揚的東西還是面對生活,勇于生活,你想周秉昆不管遇到什么他都還是向善向上,努力生活。

            記者:我也挺矛盾的,不知道該不該問您那問題,您這么一個溫暖的導演還是讓劇中那些重要的人物一個又一個離去了。

            李路:它是一個歷史年代劇,沒有生老病死就不對了,而且這些人在那些節點上離去都是歷史的印跡,保留這些悲劇的東西,人世間的力量還是在的,而且確實很多東西就是世事無常,不完美才是人世間,完美了那是天堂。

            責任編輯:端焰

                   特別聲明:本網登載內容出于更直觀傳遞信息之目的。該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該內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及時與ts@hxnews.com聯系或者請點擊右側投訴按鈕,我們會及時反饋并處理完畢。

            最新看電視劇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平安產險向在泉州疫情防控一線奮戰的抗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